來源:經濟參考報
仰在沙發上組團“開黑”、關緊臥室門“包房”K歌、狂刷全網熱播劇、網絡直播看展覽……不分年齡,無論男女,宅在家的日子裡,“雲娛樂”成了大多數人打發時間的重要方式。
疫情來了,雲上KTV“火了”。一系列音樂APP在疫情防控期間成了唱歌愛好者的天堂。近段時間,湖北的梓桐在“全民K歌”上十分活躍,不僅自己唱,還建“包房”邀微信好友一起唱。“點歌、已點、上麥,一切操作跟在KTV裡幾乎一樣。”她說,唯一不同的是,她可以把自己的作品發佈在空間里分享,和粉絲好友留言互動。“好聽,送上花花,你倆配合真不錯哈”,看到這樣的評論,梓桐十分開心,“有朋友參與,也有社交,跟真實的KTV沒啥區別。”

飛舟是個籃球迷,但疫情期間家附近的籃球場都停了。這時候他發現,小伙伴們都已聚集在手機端,玩著一款叫“NBA 2K20”的籃球手游,“特別仿真,操作起來很流暢,喜歡的球星都有。”飛舟說。
受疫情影響,不少文化藝術機構被迫“停擺”。與此同時,一些書店、美術館、博物館開始嘗試“雲講座”“雲觀展”等線上傳播形式。

位於珠海格力海岸COAST PARK的無界書店、無界美術館,是粵港澳大灣區新晉“文青”“書迷”聚集地。疫情期間,無界文化啟動了“雲觀新展”“雲逛書店”等活動,邀請作家、藝術家開展了12場線上觀展、講座及讀書分享活動,將曾經座無虛席的“無界講堂”搬上了互聯網。
“無界將推出’雲遊美術館’,用線上直播的形式導覽豐子愷作品。”在微信上看到活動預告後,中山大學“95後”女孩何靜偉在第一時間點擊了報名鏈接。“60多件豐子愷先生的漫畫、書信手稿,彌補了假期不能現場觀展的遺憾。線上觀展真是過癮,我都想’二刷’了。”
大數據顯示,疫情防控期間,各大在線文娛平台的用戶規模、作品播放量都呈爆發式增長。“酷狗直播”數據顯示,疫情期間其宅家“雲享樂”系列直播和線上音樂會等直播節目達126場,累積觀看人次超4619.5萬。京東大數據顯示,疫情防控期間,直播設備成交額環比增長60%,同比增長3.3倍。“喜馬拉雅”有關防護科普、兒童防護等抗“疫”相關內容,截至3月1日總播放量超7億次。
但記者調查也發現,隨著越來越多消費者加入“雲娛樂”大軍,一些不和諧的現像也隨之出現。在湖北,一位學生家長疫情期間為了方便剛上初一的孩子上網課,專門買了一部新手機,然而孩子卻偷偷下載了不少手游,玩遊戲的時間比學習的時間都多。這位家長告訴記者,“我平時要忙農活,很少管孩子,沒想到現在孩子沉迷網游。”而在一些網絡娛樂平台中,不時出現的成人信息,也讓許多家長不知所措。

專家認為,疫情下的“雲娛樂”成為這一時期人們打發時間的重要渠道,但是網娛釋壓還需適度。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盤和林認為,“雲娛樂”可緩解長期隔離帶來的壓力,也會在很大程度上改變疫情過後人們的生活方式,尤其是文旅消費成為熱點,其衍生孕育的經濟形態不容小覷。
廣西民族大學華南區塊鏈大數據法治戰略研究院院長齊愛民表示,作為互聯網法領域的一個板塊,網娛領域法律問題應當首先適用我國現有的網絡法律法規體系進行調整,經多方評估和論證下若有必要,可針對網娛領域的特殊性採取新設或修改等方式製定出有針對性的規則。
盤和林建議,對一些不健康內容或欺詐等行為,監管部門要形成一定的治理及監管機制,加大監管力度,同時也要積極引導,尤其是要加強內容與現實的融合,讓其更好地助力產業發展。
對此,中消協也提醒家長,要幫助未成年人樹立正確的網絡消費觀和行為習慣,合理規劃時間,嚴格設置遊戲內的防沉迷功能、支付功能等,並妥善保管好相應的交易記錄等支付憑證,發生消費糾紛時用以維權。
參與采寫:趙為德
責編:邢鄭、初梓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