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深圳特區報
作者:李舒瑜周元春甘霖
“建議以粵港澳大灣區和深圳先行示範區建設為契機,在深圳建立期貨交易所。”近期發生的“原油寶”事件凸顯了我國建立具有國際影響力的期貨市場的迫切性,今年全國“兩會”上,由全國人大代表、深圳市人大常委會黨組成員楊緒松牽頭,多名在深全國人大代表擬聯名提交建議,建議聯合港澳在深圳建設期貨交易所,參與國際定價權競爭。
我國需要建立一家新型期貨交易所
期貨市場是現代金融體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我國期貨市場經過30多年的發展,已形成上海期貨交易所、鄭州商品交易所、大連商品交易所、中國金融期貨交易所四大期貨交易所。
楊緒松提出,這些交易所在價格發現、風險對沖等方面發揮重要作用的同時,也存在一些不足。
◆一是期貨交易所以會員制為主,在資本實力、業務覆蓋範圍、產品和服務等方面都不佔優,難以參與國際競爭;
◆二是交易品種比較傳統且品類也不豐富,難以滿足企業需求和經濟結構轉型升級需要,造成我國部分企業“被迫”到境外期貨交易所對沖風險。
◆三是產業用戶參與不充分,我國規模以上企業有50多萬戶,但期貨市場的產業客戶僅有2萬餘戶,期貨市場投機性強,與實體經濟需求有一定脫節。
◆四是國際化程度不高,目前只有原油、鐵礦石等4個品種允許境外投資者直接參與,缺乏國際定價影響力。
“我國需要建立一家新型期貨交易所!”楊緒松認為,這是服務經濟轉型、服務國家金融開放和參與國際競爭的需要。期貨市場國際化是金融市場開放的重要組成部分,新建期貨交易所的歷史包袱最輕,有利於建立與國際接軌的期貨交易規則,推出符合國際投資者需求和投資習慣的多樣化期貨交易產品。
在深圳建立開放創新型期貨交易所
深圳作為我國期貨市場的主要發源地,曾建有深圳有色金屬交易所和深圳期貨聯合交易所,為規範和發展期貨市場做了大量的探索。目前深圳轄區10多家期貨公司資產總額約佔全國1/7,已成為我國期貨業務比較活躍的區域市場之一。
楊緒鬆在建議中提出,紐約、倫敦等國際標杆城市,都有1家甚至多家期貨交易所。
深圳在產業基礎、區位、金融創新等方面具有獨特優勢,建議聯合港澳在深圳建立一家綜合性、開放型和創新型的期貨交易所,採用公司製,港澳參股,和國內現有期貨交易所錯位發展,交易規則與國際慣例接軌,向境外客戶開放,建立覆蓋全球的交割網絡,採用區塊鏈、物聯網等新技術;
既推出商品類期貨產品,也提供金融類期貨產品,還探索提供數字資產等創新型期貨產品;
既提供期貨產品,也提供期權產品;
既提供場內衍生品交易,也提供遠期、場外期權、掉期等場外衍生品交易和清算服務;
既發展交易業務,也發展登記清算、交收、存管、市場數據、信息技術服務等配套服務。
率先推出高新技術類期貨品種
深圳的高新技術產業已經成為全國的一面“旗幟”,正在戰略佈局新基建和數字經濟。由於部分核心技術“卡脖子”,我國高新技術產業部分關鍵零部件還大量依賴進口。在楊緒松看來,深圳新設的期貨交易所可發揮期貨市場引領商品品質發展的作用,率先推出石墨烯、稀土、矽、電子器件、集成電路、傳感器、氫氣、原料藥等高新技術類期貨品種,服務高新技術產業轉型升級。同時開發海產品、航運指數等海洋類期貨產品,助力全球海洋中心城市建設。
深圳建立期貨交易所可按短期、中期、長期目標漸次推進。
◆ 短期可以在深圳證券交易所開展以中小板、創業板相關指數為標的的金融期貨交易試點;
◆ 中期一方面深圳證交所在股票類金融期貨交易的基礎上,發展完善匯率、利率等金融期貨交易品種,另一方面推動前海聯合交易中心等相對成熟的現貨交易場所推出期貨交易品種,補齊商品期貨短板;
◆ 長期爭取設立獨立的期貨交易場所,或者發展期貨和現貨並行的交易所集團。